2020年7月31日星期五

想回到過去系列 二戰外的柏林(Berlin) 目不暇給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Part 1 超卓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想回到過去系列 二戰外的柏林(Berlin) 目不暇給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Part 1 超卓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如果真能夠回到過去,怎能不提<Euro UTMB Trip 2017 – When Backpacking Finally Meets Trailrunning> (https://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7/09/euro-utmb-2017-when-backpacking-finally.html)?! 如果<Japan & Taiwan Trip 2004 – Celebrating Backpacking 100th Day> (http://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1/09/in-all-those-travelling-yearssouvenir_5260.html / http://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0/11/japan-taiwan-trip-2004-celebrating.html) 訂下了“Rickie’s style backpacking”standard<Japan Trip 2013 – Celebrating Backpacking 200th Day> (http://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4/08/n-america-japan-trip-2013-reunion.html)<Bolivia & Chile Trip 2019 – Dream Comes True in Cold Summer> (http://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9/08/bolivia-chile-trip-2019-huayna.html)是愚Backpackingbreak-through & state-of-the-art之旅,那2017年的這趟歐遊肯定是一個值得記下的milestone 因為,這一趟旅程裡,Backpacking終於第一次遇上Trailrunning,而且第一戰正是168km (100 miles)的國際殿堂級巨賽UTMB (Ultra Trail du Mont Blanc) (https://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7/08/euro-utmb-2017-hk-actions-grand-slam-of_28.html) 當然,又若果真能夠回到過去,當然不會是回到搏命駁火UTMB 2017中任何的一刻;雖然曾話過有今生、無來世但有D事可能會二度操返的 (嘩,好似係劇透喎)”…







Rickie @ UTMB 2017 (Ultra Trail du Mont Blanc 2017) <Euro UTMB Trip 2017 – When Backpacking Finally Meets Trailrunning>

Rickie x The Peak Hunter (TPH)的班旗 @ Chamonix (UTMB Day 3), UTMB 2017 (Ultra Trail du Mont Blanc 2017) (https://youtu.be/ic62i-3PJ20 ) <Euro UTMB Trip 2017 – When Backpacking Finally Meets Trailrunning>




我想回到Euro UTMB Trip 2017尾站的柏林(Berlin);無論她的名字係普魯士、德意志或德國,我是她的小fans 我認為,柏林是數一數二最多姿多彩的大都會,絕對輕易漫遊一個星期以上! 因為既是二戰迷也是德軍fans,小Blog早前分享了她與二戰有關的景點(https://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7/10/euro-utmb-2017-berlin-germanypart-11.html )及近郊的薩克森豪森集中營 (Sachsenhausen Concentration Camp) (http://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7/10/euro-utmb-2017-berlin-germanypart-11.html),但她絕對offer得更多更多! 如果時間有限,除了德國國會大廈(Reichstag) (註:一定、一定,一定,要預約),勃蘭登堡門 (Brandenburger Tor / Brandenburg Gate)及柏林圍牆(Berlin Wall)外,一定要遊歷見識世界最知名博物館之一的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帕加馬博物館(又譯作佩加蒙博物館)位於市中心的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上,顧名思議島上及周圍博物館與大教堂林立,再加上柏林電視塔(Fernsehturn Berlin/ Berlin TV Tower)也在徒步範圍以來,足夠漫遊一整天!







Rickie @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 Euro UTMB Trip 2017 – When Backpacking Finally Meets Trailrunning >

我的行程,先遊覽柏林大教堂 (Berliner Dom/ Berlin Cathedral),然後就是令人目不暇給的帕加馬博物館。 吃過茶點,先參拜作為柏林主教座堂也是城中歷史最悠久教堂的聖馬利亞教堂(Marienkirche /St. Mary’s Church),然後再遊覽有趣而且(無奈地)香港人也要多點認識共產黨治下的社會之東德博物館(DDR Museum),最後就在柏林電視塔上欣賞柏林夜景作為一天的結束! 博物館島上除了帕加馬博物館其實還有柏林新博物館(Neues Museum)等甚有份量的博物館,可惜已無時間參觀了! 本文篇幅有限,不如先分享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另外的東德博物館(DDR Museum)也很特別,可能擇日另開一文分享。











S-Bahn & Way to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柏林大教堂 (Berliner Dom/ Berlin Cathedral),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Rickie @ 柏林大教堂 (Berliner Dom/ Berlin Cathedral),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從柏林地鐵(S-Bahn) Hackescher Markt站徒步未幾即到達施普雷河(Spree)畔,即見到柏林大教堂的背面其圓拱型屋頂是突出的標記;再橫跨一道石橋就到達博物館島的範圍。 雖然不過是一渡小河之隔,但博物館島上的人文氣息濃厚,有一種時光倒留,回到過去的感覺! 從行程安排而言,應該先遊覽9am起開放的柏林大教堂然後才漫遊10am開館的帕加馬博物館,惟小Blog首先分享帕加馬博物館。 還有,應避免周末遊覽博物館,也應盡早開始遊覽,務求避開人潮減低排隊進場的時間。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的展藏可用浩翰來形容,所以事前最好做點功課鎖定幾件目標文物/ 展區,以免迷失其中,錯過瑰寶中的瑰寶! <Lonely Planet – Germany>一書中有專題的推薦,值得參考。 帕加馬博物館當然有不少鎮館之寶,其中一件must-see中的must-see,係現今唯一復修版,曾經是古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由古巴比倫(Babylon)所建的伊什塔爾城門 (Ishtar Gate) ,距今約2,600年!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Rickie @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 記得要盡早出發以避免人潮!



Ishtar Gate (伊什塔爾城門),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Ishtar Gate震撼而壯麗的寶藍色一直長留在心,而我與她尚算有緣,2016年於土耳其伊斯坦堡 (Istanbul, Turkey)的伊斯坦堡考古博物館 (Istanbul Archaeology Museums /Istanbul Arkeoloji Muzeleri)裡見識過城門上琉璃磚之獅子浮雕 (http://rickiekwong.blogspot.com/2020/07/istanbul-turkeyistanbul-archaeology.html)後,一年後竟再有緣有幸見到整座高約14m的復修版Ishtar Gate (Smaller Gate),壯觀、宏偉,難忘,也令我更覺得兩河流域文明(即現今被考古學家認為是人類文明源頭的蘇美文明(或稱蘇美爾文明/ Sumer)與承繼的古巴比倫文明)之不可思議! Ishtar Gate (伊什塔爾城門)建於約公元前575年,係古巴比倫城八大內城門之一,而古巴比倫城裡還有另一件古代世界七大奇蹟的空中花園 (Hanging Gardens of Babylon),可惜現已盡毀於連串地震及/或其它未知原因之中而不留任何考古痕跡,令人可惜之餘也更讚嘆伊什塔爾城門建築工藝之超卓 - 伊什塔爾城門與空中花園皆屬於同年代的產物呀! 此外,Ishtar Gate其實是採用了雙城門的設計,於博物館裡已修復的是前門的Smaller Gate,而後面更高的部份因為博物館不夠位置已未有復修,但根據資料有關的寶藍色琉璃磚已妥善地存放於博物館的倉庫中。








Ishtar Gate (伊什塔爾城門),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獅子浮雕(Lion of Babylon), Ishtar Gate (伊什塔爾城門),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公牛浮雕(Castle), Ishtar Gate (伊什塔爾城門),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神獸蛇龍浮雕”( Mušḫuššu/ 或譯作蛟龍), Ishtar Gate (伊什塔爾城門),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Ishtar Gate上除了廣為人知代表著巴比倫皇帝也是代表著同時掌管了愛與戰爭的女神Ishtar (伊什塔爾)之獅子(Lion of Babylon)浮雕外,尚有代表著豐收之神的公牛(Castle) 浮雕,及神獸蛇龍”( Mušḫuššu/ 或譯作蛟龍) 浮雕,還有城牆側的銘文等等。  Ishtar Gate的歷史與介紹極易在網絡上找得,有興趣的就自行進修吧;總而言之,此Ishtar Gate展藏已值回超過一半的Euro 10入場費,也感恩德國考古學家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將之發掘並運往柏林又成功捱過二戰戰火保存至今,否則若仍留在現今屬伊拉克(Iraq)境內的由古巴比倫城遺址,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 古巴比倫城遺址已近乎徹底毀於近代戰火之中了! 除了復修的Ishtar Gate,同層展區還有極豐富的蘇美(Sumer),古巴比倫(Babylon)及亞述帝國(Assyria)之文物,不能錯過!




阿努納奇石刻(Anunnaki) @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除了復修的Ishtar Gate外,帕加馬博物館尚有另一座大型復修文物the Market Gate of Miletus (米利都的市場大門)也讓我留下深刻印象!建於公元2世紀的羅馬帝國時期 (Roman Empire)現位於土耳其境內的港口城市米利都 (Miletus),市場大門高兩層約19m,闊約30m底層有3門設計,大門由雲石建造屬典型的羅馬風格。 這令我又想起Ephesus (Efes/ 以弗所)Library of Celsus (塞爾蘇斯圖書館)遺址樓高三層的大門 (https://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9/04/turkey-trip-2016-cyprus-selcuk-ephesus.html),雖然它比the Market Gate of Miletus更高更grand,但將整座兩層高的雲石大門將幾百公里外的土耳其搬到柏林並重裝於博物館中顯然是另一回事! 先有Ishtar Gate再有the Market Gate of Miletus,除了欣賞文物之情,還真能感悟德國國力與科技之強盛! 愚遊歷不算多,唯一能夠與此復修工程匹敵的,相信就只有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http://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3/08/n-america-trip-2013-new-york.html)中將整座原本座落於南埃及的Nubia之古埃及神廟The Temple of Dendur復修展出吧!












The Market Gate of Miletus (米利都的市場大門),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除了Ishtar Gate與兩河流域古文明的考古文物,帕加馬博物館中的古埃及展區也絕不會讓大家失望,甚至我認為展藏要比伊斯坦堡考古博物館更豐富! 展館中除了木乃伊及石棺等的展品外,最令我留下深刻印像的係展藏中又包括幾座復修的石墓室例如The Offering Chamber of Merib等,石頭上的象形文字及古埃及雕刻可以零距離、無需隔著玻璃下慢慢的欣賞。 而且,雖然石墓室的規模不比The Temple of Dendur,但德國的國力與科技與保護人類文明之珍貴遺產的熱誠,實在令人impressed!  此外,我也喜歡欣賞約公元前後當希臘風傳到埃及後木乃伊及種種石雕木刻等等因揉合了兩地的藝術風格而創作了跟以前截然不同的面貌;個人感覺,木乃伊的形像與感覺是“Q了但同時神秘感減弱不少。




























古埃及文物展區,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Lonely Planet除了推薦復修的Ishtar Gate (伊什塔爾城門)the Market Gate of Miletus (米利都的市場大門)外,還有其它的outstanding珍寶,例如來自17世紀一個信奉基督信仰的敘利亞商人之家Aleppo Room (接待室) 的牆身裝飾(wall panelling),極富中東色彩而且顏色非常奪目之餘,但最精彩、最特別的就是裝飾上的繪畫,驟眼看來以為不過是阿拉伯風格圖案而已,但細看之下竟然畫的係聖經故事,甚至竟然繪有耶穌與12門徒最後晚餐的情景呀! 阿拉伯風的最後晚餐,真是意想不到的crossover,難怪此Aleppo Room鎮館之寶之一。

















The Offering Chamber of Merib,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受到希臘風影響後的埃及木乃伊及種種石雕木刻,揉合了兩地的藝術風格而創作了跟以前截然不同的面貌。

最後一件想分享的珍寶,係外表有點古怪但整體感覺不算突出的 “The Berlin Gold Hat (柏林金帽子)”,估計屬於青銅時代(Bronze Age)晚期即約公元前1000年至800年間的古物,但製造者與起源已不可考。 此等相類似的Gold Hats到現時為止只發現了四頂,三頂帽子在德國發現,而另外一頂則在法國出土。The Berlin Gold Hat全用含金量達87.7%的黃金薄片刻制,高74.5cm490克,薄片厚度只有0.6mm左右,手工是不尋常地地超卓。 根據資料,要製造黃金薄片的溶點極高達750oC而且還要運用熟練的經驗去控制火候與時間,再加上用黃金薄片製作圓拱型時極易將薄片扭斷,因此需要高超的工藝技術去完成。 如果The Berlin Gold Hat及另外三頂Gold Hats如考古學家所言真是有尚處於青銅時代的歐洲製成,則製成四頂Gold Hats本身已屬當時非比尋常的工藝與技術之突破。 這已是一個歷史謎團。 考古學家尚未清楚是誰人或某一族群去製造Gold Hats,或者它們是否由單一或不同人/ 族群去製造,但根據四頂Gold Hats被發現的地理位置與相似的外觀與風格,估計它們來自同一源頭。










Aleppo Room (接待室),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另外一個不解之謎是來自The Berlin Gold Hat上代表天體的圖案 (celestial symbols),根據研究The Berlin Gold Hat上刻劃的其實是一個可以準確換算月曆與太陽曆的calendar!  根據圖案,古人已知悉只得354天的陰曆(lunar calendar)365天的陽曆(solar calendar)為短,而且更知悉每19年就要加7個朔望月(lunar month)以作兩個曆法之換算。根據其他的考古發現,雖然青銅時期古人(當然是極少部份)已擁有上述的天文知識,但何解要刻劃在帽上去表達仍然是一個謎。 這又涉及The Berlin Gold Hat及另外3Gold Hats的真正製造原因為何,到現在還未有一個肯定的答案。 Having said that,考古學家估計,Gold Hats應為部族的祭師/ 巫師所戴,其時的祭師/ 巫師亦是部族中的掌權者(king-priests),因此Gold Hats也可能是最高的權力象徵。 至於為何是高帽之形態則不可考,但後世巫師/ 巫婆帽之設計有可能就是根據Gold Hats的藍本而來。












The Berlin Gold Hat (柏林金帽子),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









The Berlin Gold Hat只是人類歷史中長河中眾多不解之謎裡的其中一小項吧;當然啦,不解可能只是還未夠資料作解釋而已,並非單單嘢都係“Ancient Aliens (遠古外星人)” (https://rickiekwong.blogspot.com/2019/09/bolivia-chile-trip-2019-ancient_16.html) 然而,一點可以肯定,歷史絕非是課堂中所講解般這樣straight forward,因此歷史係越深入認知越好玩,這就是我Backpacking中都會盡量加入遺址遊及博物館元素的原因! 有時候,因為事前準備功夫不足下遊覽而忽略了當中的故事,又或者遺址或博物館之解說未必會刻意提起箇中的弦外之音。 但我認為,不打緊! 去咗先、睇咗先,因為只要不斷追尋發掘他日肯定有機會會重新認識,介時定可豐富當時的遊歷,而當日的實地遊歷又會幫你判斷今日所看的是否有理或不過吹水之流

要更認真漫遊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一天都未必足夠,但博物館島(Museumsinsel)上及附近尚有更多值得遊歷

(待續;請留意不日upload<想回到過去系列 二戰外的柏林(Berlin) 目不暇給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Part 2  雄偉柏林大教堂 (Berliner Dom)與切身東德博物館(DDR Museum)> @ [*])














帕加馬博物館 (Pergamonmuseum), 博物館島(Museumsinsel/ Museums Island), 柏林 (Berlin), 德國 (Germany)